循環紡織台灣隊,恐怕無法解決真正的問題?



最近看到遠見一篇報導,標題為<14家業者聯手打垃圾大戰!「循環紡織」最強台灣隊藏在這個實驗室?>,文中描述台灣的廠商如何跨領域溝通,整合上中下游,一同解決時尚業經常被詬病的廢棄衣物及布料的問題。拜讀文章後,一則以喜,多則以憂,以下請看作者如何解釋。


先說喜吧!

文章裏頭提到幾間廠商(但沒有全部),分別是 #富順纖維 #遠東新化學 #智譜科技 #大豐環保 等等,還是要衷心佩服這些廠商願意投入此循環製程,跨越彼此鴻溝,共同投入心力並解決問題。作者樂見更多廠商一同加入解決的行列。


再來說作者擔憂的部分

通常一個解方,有其好處,也有其壞處,畢竟十全奇美的方法難得,更何況是這種跨領域的合作案。當然,作者也不期待這個台灣隊能夠解決所有問題,只期許給讀者一個更多思考的空間。


標題提到四個字「循環紡織」,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就是在紡織業裡找尋循環經濟的解方。這是第一則憂,在循環經濟的定義內,上述台灣隊所投入的方式(將布料或成衣運用機械法或化學法,重新回到原料,再重新抽紗),是較低階的,也就是較浪費能源與資源的。


以下借用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所提出的循環經濟蝴蝶圖(Butterfly Diagram),讀者可以看到右邊藍色的曲線中,有一個所謂的「再製造/翻修」,簡意是將產品或材料重新打碎後,重新回到製程裡。乍看之下沒什麼問題,但其實忽略了本來的產品與材料,在製造過程中已經投入很多能源與資源(包含人力),因為許多原因賣不出去後,再重新製造,屆時又要額外投入另一筆能源與資源(包含人力),生產相同的東西。


看似解決了眼前的問題,卻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沒有解決根本問題,而只是以製造思維解決庫存問題。



再回到上面這張圖,其實有更好的解決方式,就是「再使用」與「維修」。講一個例子,家裡的電器如有損壞或廁所水管有所堵塞,通常(至少作者)的做法應該是請師傅來修理或是拿去電器行修理,而比較少會直接丟掉買新的(好吧,可能有錢人會)。同理,作者認為,廠商應該先檢討為什麼有這麼多庫存布,或是如何善用這先庫存布之後,倘若嘗試一切辦法都無法解決時,再來投入所謂的「再製造/翻修」,而不是一下子就採取這種要額外耗費能資源的選項,即便它能解決問題。至於為什麼作者會覺得廠商並沒有嘗試一切努力,會寫另一篇文章做解釋。


第二個憂慮,人性中會有惰性,一但有解方時,這個問題會永遠存在,只是變成一個循環而已。對於廠商來說,為什麼要積極投入此項目?是因為真心解決廢棄布料的問題,還是為了以後生產更多的庫存布?跟寶特瓶的想法一樣,如果有人可以回收再利用寶特瓶,那是否消費者就可以毫無顧慮的繼續使用寶特瓶了呢?當設計師知道有人可以回收與重製布料時,會不會想要推陳出新更多衣服呢?如果是,那對於整體的能資源使用,是增加還是減少呢?對於垃圾,是增加更多還是減少?


最後一個憂慮,是缺少站在制高點做全盤規劃的循環經濟規劃者。當然這跟政府有關,循環經濟不僅是整個價值鏈的合作,更是各部會要一起商議,如何串在一起。因為紡織廠有的廢棄物並非只有布料,還有化學空桶、紗線、廢水、廢氣、廢紙(紙轉印廠商)等,這些的量也不少,污染程度也不亞於布料,這些是否也該優先被解決呢?Medici做為永續紡織的亞洲推動平台,也不遺餘力,將不同產業串在一起,發展Symbiosis(共生)模式


總結

推動循環紡織確實是一個對的方向,但不一定是一個最優先的選項,如果真是為了永續環保以及充分貫徹循環經濟的精神,或許該重新審視當前哪些事情,既可以花費最少的資源,又可以將價值極大化。

想真正了解循環經濟的內容嗎? 報名2021全台循環經濟的公益講座吧!


加入循環經濟社群,讓你獲知大小事

Slack社群

Facebook社群

186 次瀏覽0 則留言

© 2021  Medici  |  Taiwan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