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社會責任或永續發展,何時竟變成了菁英階層的話題?



我以前也是一樣,穿著筆挺的西裝以及微鬆的西裝褲,在事務所忙進忙出,忙著拜訪各大上市櫃公司的老闆或主管,在偌大且附有高級裝潢的會議室裡,討論著如何撰寫我深愛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書(或永續報告書,以下簡稱報告書)。當時,我覺得挺高大上的,唯二的缺點就是西裝很憋以及到用餐時刻擠滿人的美食街。


日復一日,我終於厭倦了做報告書這件事,因為太乏味了,整天想著如何把粗糙的資料重新包裝,感覺寫得字數比我學生時期寫得還多,寫得竟然還是別人家的作業。


別誤會,撰寫報告書是重要的,不論是否寫給外人看得,至少它是應法規而編撰,責無旁貸。但問題是,有發行報告書的企業,就等於這間企業善盡社會責任了嗎?一間曾違法的公司,在發行報告書後,是否就是一間善盡社會責任的企業了呢?


再者,我越來越懷疑,除了顧問與政府單位(或許),還有誰會翻閱報告書?它的閱讀率如何?即便讀了,有多少內容會存在讀者的頭腦裡?如果我是一個長期被工廠噪音騷擾的鄰居,或是被剝奪行動自由的外籍移工,我是否會因為它發行了報告書,而不抱怨了?前面提到顧問會讀,我想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要研究,而非研讀裡頭的內容。


曾幾何時,我們都成了那群穿著正式、待在會議室,然後高談闊論企業應該善盡社會責任的人類;其實我們跟大眾一樣,對於解決利害關係人所面臨的問題,我們一點都不關心,就跟一個說關心正義的律師一樣,但他卻是替企業辯護的律師,如此明顯的矛盾而不自知。


在事務所工作的後半日子,有一個想法逐漸萌芽,那就是如果想要解決問題,待在會議室是永遠不可能的,如同躲在冷氣房卻說要減肥;要解決問題,要讓企業善盡社會責任,就得接地氣,站到最前線,把自己的手腳弄髒。如果連自己員工的手都不敢握,工廠食堂的飯菜不願吃,加班費沒按法規支付,那還談什麼社會責任,洗洗睡吧,別丟人了。


每年一度的世界經濟論壇,總被調侃為菁英的聚會,想像一下一堆擁有巨大資產的人,討論著如何解決貧富不均的問題??或許其中真的有善心人士,但是方法適當嗎?現在台灣也是,許多基金會或事務所,談論著天高皇帝遠的議題,有遠見很好,但是對於我們這群弱勢,是有什麼實質性的改變?或許你們認為很重要,但你有真正關心過小老百姓的優先議題嗎?人民會相信,一群坐擁優勢的人,會脫下這華麗的袈裟,與老百姓同甘共苦嗎?我是不信。


站著說話不腰疼,希望菁英們,多多益善,把你們的力量放在更有槓桿支撐的地方吧!

穿著體面,擁有權力,被眾人擁簇的感覺很爽,但曾幾何時,那口口聲聲說要改變世界的你,最終也只是一個隨波逐流的過客而已。



Medici Club 有一個願景,孕育下一代擁有邏輯思考的科學家愛因斯坦,陶醉人文藝術的音樂家莫札特,擁有遠見的政治家曼德拉,勇於探索的阿蒙森。不是四種分別不同的人,而是集於一人,集不同領域DNA的人,特別是年輕人。


Medici Club has a vision. To nurture next generations to think like scientist Einstein, to art like musician Mozart, to vision like politician Nelson Mandela and to explore like explorer Roald Amundsen. This is not four separate persons, but one. A person embedded multidisciplinary DNA, especially young people.



關注Twitter:https://twitter.com/club_medici

關注FB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mediciclub/

歡迎持續關注,會主動通知您更多優質的文章與活動!


誠徵更多夥伴,一同將世界帶入台灣! 不久的未來,成為華人世界前瞻的平台。

Let's bring the world to our home, and vice versa.

17 次瀏覽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