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梅蒂奇社群,想跟你說說心裡話...

更新日期:2020年2月5日


梅蒂奇社群,或是Medici Club,是某天小編睡覺時,夢見羅倫佐·德·麥地奇 (Lorenzo de' Medici),被同時代的佛羅倫斯人稱為「偉大的羅倫佐」,他是外交家、政治家,也是學者、藝術家和詩人的贊助者。他告訴我,你未來應該走上這條路,將文藝復興的精神揮灑於東方世界,所以才有今天的Medici Club。


「偉大的羅倫佐」



緣起 | Origin

Medici 這個詞,源於15世紀發跡於義大利佛羅倫斯的梅迪奇家族(House of Medici)。除了發明銀行此一概念而流傳於世之外,更是發起文藝復興文化的推動者。

根據維基百科記載,文藝復興(Renaissance)是一場大致發生在14世紀至17世紀歐洲的文化運動。然而,雖然在當今,對於當時的運動有不同的解讀與評論,我們也無意產生一篇學術論文,僅是將當時的風氣,導入21世紀。

在<<達文西傳>> (作者為Walter Issacson;商周出版)中,曾有段話這樣描述當時的情景,

佛羅倫斯的喜慶文化因為能刺激有創造力的人,結合不同學科的想法,所以更有趣味。在狹窄的街道上,染布工匠旁邊是金箔匠,還有透鏡手工藝匠,休息時熱烈參與討論。
在工作坊裡,雕塑家與畫家一起研究解剖學,以便更了解人形。藝術家學到透視圖法的科學,以及光的角度如何產生陰影與深度知覺。精熟並混合不同領域的人最能從這種文化中受益。

我舉幾個例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盟軍與德國在海上打仗,德國人很聰明,會發出密碼信號給海上的德國潛艇,收到密碼後,各潛艇會聚集一起,然後以狼群形式攻打盟軍,在當時,非常有效率,盟軍幾乎只有被挨打的份。為了應對,英國情報部門組成一支秘密隊伍,期望可以破解此密碼。這個小組包含各領域最頂尖的人才,有語言學、數學家、科學家、古典學者、西洋棋大師與填字遊戲愛好者等,最終發展出一套可以破解敵軍的機器,扭轉局勢。有興趣的可以觀看電影《模仿遊戲》(Enigma)。

用個比較家常的例子,如食物的創新組合,布丁加到泡麵裡,或是泰國有名的香蕉煎餅,或是最近流行的珍珠披薩,這些食材,過去我們不曾把它們湊在一塊,畢竟屬性味道如此不同;但不論你是否覺得好吃,他就是一種創新吃法,把看似不搭嘎的東西放在一起,創造出新的風味,成為新的賣點。同樣道理,我們打算用在人。

當代 | Today

回到現在,人人都是各別領域的專家,以大學來說,除了學院外,科系分得越來越細;然而,世界的運作,卻不是這樣細分的。所以為什麼說我們的教育系統,越來越與社會脫節,其實也不難懂,因為任何事情的發生,並非只有100%單一個因素而已。

這世界本來就是一個生態系(Ecosystem)或數不清個小生態系組成,所以要解決問題,也必須以生態系的思考角度來探討,畢竟牽一髮而動全身。但是,我們當今並非以跨領域的角度在培養後代,而是單一領域的專才。

然而,人類並非全能機器人,能夠掌握所有知識,並全面消化與整合,理論上仍有生物上的限制,但也不會是阻礙人類進步的主要障礙;我們可以跟更多不同領域的人共同探討、共同傷腦筋,來解決世界的大挑戰。

願景 | Vision

回顧人類文明史,時間的巨輪不停地往前轉動,人類的足跡幾乎遍布地球每一個角落,換來的除了是資本主義的甜頭外,也在世界上造成不同等級的挑戰,例如貧富不均、氣候變遷、環境災難、健康衛生、無名難民等非單一國家能夠解決的問題。這時候,我們就需要跨領域的創新思維與創新作法,試圖解決舊問題,畢竟「走舊路,到不了新地方」。

​畢業之後,我都是從事推動永續發展(Sustainable Development)的工作,每一年,我都問自己,這世界是否一點一滴地在變好? 還是根本沒變,甚至倒退? 其實,我也不知道,雖然許多問題逐漸被解決,但也有更多新的挑戰在等著我們。

​想解決的事情很多,但一個人終將有限,我們希望能夠創造一個場域,各領域勇士常聚,一起來一點一滴解決問題。


我們有一個願景,孕育下一代擁有邏輯思考的科學家愛因斯坦,陶醉人文藝術的音樂家莫札特,擁有遠見的政治家曼德拉,勇於探索的阿蒙森。不是四種分別不同的人,而是集於一人,更多擁有不同領域DNA的人,特別是年輕人。

最後,我還是以我最喜歡的一句話結尾,縱使我們看不到盡頭,只要走在正確的道路上,美好的結局終將來到。

The arc of the moral universe is long, but it bends toward justice.

Medici Club 有一個願景,孕育下一代擁有邏輯思考的科學家愛因斯坦,陶醉人文藝術的音樂家莫札特,擁有遠見的政治家曼德拉,勇於探索的阿蒙森。不是四種分別不同的人,而是集於一人,集不同領域DNA的人,特別是年輕人。


Medici Club has a vision. To nurture next generations to think like scientist Einstein, to art like musician Mozart, to vision like politician Nelson Mandela and to explore like explorer Roald Amundsen. This is not four separate persons, but one. A person embedded multidisciplinary DNA, especially young people.


關注Twitter:https://twitter.com/club_medici

關注FB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mediciclub/

歡迎持續關注,會主動通知您更多優質的文章與活動!


誠徵更多夥伴,一同將世界帶入台灣! 不久的未來,成為華人世界前瞻的平台。

Let's bring the world to our home, and vice versa.

12 次瀏覽0 則留言

© 2021  Medici  |  Taiwan  |  All rights reserved.